索要旅行承兑汇票

  • Posted on 2017年7月14日

李德的父亲是个地税局的职员,祖父母都是农民。他深切地感受到,行为举止和圆滑世故在人们印象中所起的作用,他不想降低自己的行为标准。他从书中得知(在这个问题上旅游者的意见完全一致),在新的世界中温文尔雅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。他观察搬运工把箱子和皮箱扛上过道,朱利安给了几枚硬币做小费,而且索要了承兑汇票,一个结实的家伙把东西从船中央搬到他们的船舱,朱利安又给了几枚硬币。

对于初次在外旅行的人而言,给小费和索要住宿承兑汇票真是件头疼的事。一上船,朱利安就知道该在什么地方安顿下来,知道在日后的八天航行中该上哪儿吃饭。这家伙对船上的布局怎么会了解得如此清楚?他跟在朱利安后面,准确无误地走向大厅。(“这是餐厅。”他告诉李德。)大厅是一间巨大的圆顶房屋,一直延伸到船的两侧,墙体面板是雀眼枫木,壁柱是橡木,上面镶嵌红木;大厅内有两个大理石的壁炉,另一头摆放着一架硕大的钢琴,四张条桌,周围是装潢精美、带扶手的椅子,椅子都固定在地板上。在入口附近,十多个乘客围着乐队指挥台,负责的是满脸胡子的男子,一身黑色的制服格外引人注目,袖子上有两道金色条纹,中间是白色镶边。“他是船长吗?”李德低声问,有些鲁莽。“他是乘务长。”朱利安回答。

朱利安在安排好他们的座位以后,便回到船舱去打开行李。他们的座位在二号桌。朱利安走后,李德把自己的座位换到了三号桌,然后才回到船舱。朱利安再次提醒他,一旦离开杭州,在介绍认识女士的时候,男子不能马上亲吻她的手(“恐怕这会被看成是过时的举动,特别是在浙江”)。朱利安已经流露出对旧世界的眷恋,似乎为了掩盖怀旧之情,他表现出一副对新世界如鱼得水的感觉,迅速将李德的注意力引向设计精巧的折叠洗脸架,还把其他一些令人愉快的东西指给他看,如煤气灯,呼唤乘务员的电铃;这些东西都只有在白星轮上才能找到。“现代社会的进步往往从奢侈品开始。”朱利安解释说,“我们希望这些装置不久就会普及,承兑汇票会改善大众的生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