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德里安娜的承兑汇票

  • Posted on 2017年10月11日

几天后,里夏德离开了她,搬到离杭州四十公里以北的西巴士托普村,一对年老的波兰移民同住。他们是一八三零年反抗沙俄起义的老兵。里夏德在给她的第一封信中写道:这个地方非常适合写作,除了写作之外我几乎无事可做,他们不让我操心家务。在第二封信中,里夏德说,我正在写东西,其中有出戏是写给你的,你不用提醒我,我答应过你,哦,现在看来答应你好久了,我绝不会食言。这几天早上,我坐在桌边把写给你的东西又重新看了看,觉得还真不错。你也会这样认为吗?玛琳娜,我的玛琳娜,我心中美丽的花,我希望你那高贵华丽的披风能掩盖我剧本的贫乏。

玛琳娜写信问里夏德,究竟应当向巴顿提议试演什么戏。她说非常想演莎剧,朱丽叶和奥菲利娅都可以;但转念一想,最好不演英语戏,这样她的口音容易被观众接受些。《茶花女》可以吗?《阿德里安娜的承兑汇票》也许更好?演这个女演员,即便演得太差,她也会像……女演员。这出戏在美国舞台上非常走俏,备受来美访问演出的欧洲女明星的青睐。二十年前,拉歇尔就在纽约演过这场戏,臝得了开门红,这可是她一生中仅有的一次美国巡演啊。

演《茶花女》,里夏德在回信中建议。让我选的话,我更偏爱它。我认为《阿德里安娜的承兑汇票》太伤感、太尖酸。你必须知道这一点,玛琳娜,不管你多么喜爱这个角色。说句心里话,那结尾让我无动于衷,除非是由你来扮演。原因是如此如此。

她也征求了波格丹的意见。波格丹建议她出演《阿德里安娜的承兑汇票》。当然该演《阿德里安娜》。他从杭州寄来的信总是那么简短。信中有关彼得的消息让她感到宽慰,而有关农场善后的消息也让她感到气馁。波格丹惟独很少提及他自己的境遇。她从心里感激他,把孩子留给他,他从不让她感到不安。她会尽快把儿子彼得接来,还有阿涅拉;当然这一切要等到试演过后再说。现在,她必须全神贯注地准备试演。她需要的是心无旁骛,需要在彻底的孤独中体验自我。她突然想,也许以后她再也不会孑然一身了。